•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名流派對    >    我們愛電影

    奧斯卡未來會變成怎樣?2021最佳影片得主這樣說

    作者:Radhika Seth 編輯:yijie.zhang 時間:2021年4月23日
    內容來源:VOGUE時尚網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圖片庫   

    文章導讀

    #OscarsSoWhite發起已經六年了,學院在這些年里究竟有多大進步,今年奪得最高獎項的電影將如何預示學院前進的方向?Vogue對此進行了調查


    在2010年奧斯卡頒獎禮上,凱瑟琳·畢格羅 (Kathryn Bigelow) 導演的緊張刺激的戰爭史詩《拆彈部隊》成為獲得最佳影片獎的第一部由女性導演的電影。十多年后的今天,趙婷 (Chloé  Zhao) 抒情詩般的電影《無依之地》有望在4月25日的2021奧斯卡頒獎禮[2] 上成為第二部這樣的電影。這部電影對大蕭條中一位女性穿越美國的旅程進行了細致入微、充滿同情的描繪,非常感人。在經歷了社會動蕩和斷斷續續的封城的一年之后,它所表現的主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具有現實意義:獨居,經濟形勢不明朗,抗打擊能力,以及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給予我們支持的社區。很難想象對學院來說還有更合適的選擇,坦率地說,也很難想象還有更好的選擇。但到最后,學院不一定會選擇它。

    不過,那些一直抱有希望的人們舉出了韓國奉俊昊  (Bong Joon-ho) 的諷刺電影杰作《寄生蟲》的例子,這部電影橫掃2020年的多項奧斯卡獎。它還獲得了最佳影片獎,成為第一部獲得該獎的非英語電影。此前,學院一直努力讓它的投票人更加多樣化,人們認為這個獎項表明學院的努力產生了實實在在的影響。但是,這個極具震撼性的結果是不是過眼云煙呢?還是說從這部驚悚片擊敗更傳統的競逐者(包括《好萊塢往事》《1917》《愛爾蘭人》)這一事實,可以看出奧斯卡已經朝著更加包容和進步的未來[4] 邁進了?

    大家的共識是:至少要再等一年才能見分曉。《無依之地》以一位50多歲的女性為中心(Frances McDormand細膩的演出無可挑剔),由一位有色人種的女性執導。女性和有色人種常常被學院所忽略,如果這部電影成為贏家,這當然會表明情況已經發生了改變。但是一定要記住,好萊塢有太多時候表明它會與時代脫節。在《寄生蟲》之前,2019年最高獎項的獲得者是《綠皮書》,這是Peter Farrelly導演的關于種族和解的充滿陳詞濫調的故事。過去20年的獲獎者名單有2017年的《月光男孩》,但也有2006年的《撞車》。每次我們預言新時代要到來[6] 時,結果都證明我們錯了。

    “進兩步退一步”[8] 

    April Reign 也有這種失望的感受。2015年,在看到獲得奧斯卡提名的演員全是白人的時候,她發起了#OscarsSoWhite標簽作為回應。這很快演變為一場社會正義運動[10] ,這場運動推動著學院向好的方向改變,但前進的道路并非一帆風順。Reign表示:“奧斯卡就像鐘擺一樣,每年前后搖擺。”她補充說,《綠皮書》獲獎時她就在奧斯卡頒獎禮上。“有色人種獲得了幾場勝利,但接下來,風向突然就變了。這是進兩步退一步。”

    她指出,盡管學院力爭讓機構內的女性和有色人種人數翻一番,但“白人男性依然占壓倒性多數,另外,因為學院不要求它的投票人在投票前觀看所有影片,我們現在所討論的其實是電影在年長白人男性中的人氣競賽。”盡管2021年獲得提名的演員的多樣化程度有著歷史性意義,有九位有色人種演員獲得提名,但最佳影片類別卻是另一種狀況。盡管上一年有很多主要由黑人演員擔綱的受到評論界褒揚的電影,包括Regina  King的《邁阿密的一夜》、Spike Lee的《誓血五人組》和George C Wolfe的《藍調天后》[12] ,但唯一獲得最佳影片提名的只有Shaka King的《猶大與黑彌賽亞》。

    盡管Reign相信這部影片當之無愧,但她希望它不要背負真實呈現黑人形象的重擔。她說:“有大量的電影反映了黑人經歷、酷兒經歷的不同方面。不要認為只能有一個方面。”這部勁爆的影片以20世紀60年代為背景,由Daniel  Kaluuya扮演黑豹黨首領Fred Hampton。如果它最終拿到了最高獎,就會緩和所遭遇的挫折。它對于長期的系統性種族主義和警察暴行的審視,會在我們當前千瘡百孔的社會中引起共鳴。

    黑馬與奧斯卡誘餌

    還有很多同樣優秀的競逐影片。其中的佼佼者是Lee  Isaac Chung的《米納里》,它講了一個一個搬到阿肯色州鄉村的韓裔美國家庭的故事,故事令人動容。電影的核心是Steven  Yeun 對一個追逐夢想的一家之主的精彩詮釋,他因此成為獲得最佳男主角提名的第一個亞裔美國人。另外還有Darius Marder的《金屬之聲》,這部電影飽含深情地描述了一個失去聽力的鼓手。富有魅力的主演Riz  Ahmed[14] 因此也獲得了最佳男主角的提名——這個類別的第一個穆斯林。

    另外還有《前程似錦的女孩》[17] ,這是#MeToo時代激起人們怒火的長篇復仇故事,它的創作者Emerald  Fennell成為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第一位英國女性(也是奧斯卡獎93年的歷史中僅有的七位女性之一)。國際組織The Representation Project致力于挑戰性別成見,并長期力挺女導演[18] 的作品。對于它的創始人Jennifer Siebel Newsom來說,這個局面令人振奮。她提到了Fennell和趙婷的最佳導演提名,以及她們的電影獲得的最佳影片提名,她說:“這是不可否認的進步。關于女性生活的故事在奧斯卡頒獎禮上很少受到重視,所以,兩位女性因為拍攝以女性生活為中心的電影而獲得最佳導演的提名是很了不得的——即使為了實現性別平等,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在主題、規模和制作上(他們對女性和有色人種的經歷的重視就不用說了),這三部電影都和奧斯卡誘餌(譯者注:指看起來是專門為了獲得奧斯卡獎提名而制作的電影)大相徑庭。向這里面的任何一部電影頒發奧斯卡最佳影片獎都會向重新定義“奧斯卡影片”邁進一步,并為更溫馨、更大膽、更怪異的選擇鋪平道路。

    不過,最后三個競逐者可能會吸引更渴望維持現狀的投票者。Florian  Zeller的《困在時間里的父親》是對一個患有癡呆癥的男人的超現實描繪,在形式上有很高的追求,但也請來了兩位深受喜愛的奧斯卡獎獲得者: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 和Olivia Colman。同時,Aaron Sorkin的法庭劇《芝加哥七君子審判》盡管也涉及了抗議的影響力等當下的話題,但電影中憤怒的獨白,以及主要是白人男性的演員陣容,似乎要將老派風格堅持到底。它緊逼《無依之地》,并且很有可能拿獎,這表明學院現在滿足于原地踏步,而不是向前猛沖。

    不過,最守舊的提名獲得者無疑是《曼克》。大衛·芬奇 (David Fincher)  對好萊塢黃金時代的頌歌在技術上取得了偉大的成就,但在經歷了過去的一年之后,這部電影如果被選為最佳影片會很離奇。電影行業喜歡看到熒幕上的自己(可以想一下《愛樂之城》在2017年獲得的六項奧斯卡獎,以及《藝術家》在2012年獲得的包括最佳影片在內的五項奧斯卡獎),但是如果選擇一部充滿懷舊之情的史詩般的黑白電影,而不是選擇能在當代社會中引起更大共鳴的電影,那將證明在《寄生蟲》之后,鐘擺又開始往后擺了,學院中年長的投票人又奪回了控制權。有證據支持這種可能性嗎?《曼克》獲得了10項提名,是今年獲得提名最多的電影。

    是偏離正軌的一年還是預示未來的一年?

    不管結果怎樣,Reign提醒觀眾不要對獲獎結果過分解讀。她說:“奧斯卡獎有90多年的歷史了,到現在仍然沒有辦法預測未來的方向。”而Siebel Newsom持不同的看法,她解釋說,她“堅信女性導演取得的進步預示著未來的變化;如果趙婷或Fennell能拿到一項奧斯卡獎,她會更加樂觀。”

    考慮到當前流媒體平臺的主導地位,以及一連串推遲上映的大片可能會席卷2022年的頒獎禮,我們需要承認,2021年最佳影片的獲得者也可能不具有代表性。不過,今年的獲獎影片更有可能為今后的獲獎作品埋下伏筆。它反映不了全部的事實,但是它能讓我們向未來瞥上一眼。

    將本文分享到

    你可能還會喜歡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

    關注官方微信
    VOGUE VIP專享
    開啟互動之旅

    將文章:奧斯卡未來會變成怎樣?2021最佳影片得主這樣說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

    喜歡理由:

    喜歡成功

    經驗: +2 , 金幣 +2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已經喜歡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84|995澳门跑狗图,841995澳门论坛资料2017年,香港王中王493333开奖结果,奥2021澳门六开奖记录,ww777766香港开奖结果,2021澳门今晚开什么特马